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空姐请假难难于上青天

发布日期:2019-09-19 11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我又感冒了,前几天跟大家说发烧了,一直没好,拖到现在俩鼻孔都塞住了,以至于昨天驻外时跟同事点了那么一堆小龙虾,我都吃不出是啥味,可想而知感冒是有多严重。

  感冒之后在航班上很难受,谁飞过谁知道,哪怕旅客只乘坐一段的航班,压耳朵啊,鼻塞啊等等都会让人很痛苦。更别提我们这些要在飞机上耗一天的人了。

  但是呢,比感冒飞行更痛苦的是,根本请不了假。我还好说,安全员分部或者男乘分部还比较好说话,都是老爷们儿,大家有商有量的就把航班搞定了。

  首先,空乘病了,不管感冒发烧也好还是其他常见的皮肤过敏面部痤疮之类的,她肯定是不想去飞的,因为上面我们也提过,感冒时在飞机上会压耳,严重了会导致航空性中耳炎,发烧那就更不用说了,如果一天飞四段航班,第一段低烧37度出头,到第四段肯定烧到38-39度,具体原因我们不知道为啥,可能是外部环境导致,但肯定是一段比一段的严重,我遇到过飞完四段空乘已经烧的语无伦次了,最后叫来了救护车直接拉医院去的情况,多可怕。皮肤过敏和面部痤疮这两种病在空乘身上也屡见不鲜,主要原因是因为飞机上太脏了,空气也不怎么干净,更主要是我们驻外酒店里太脏了,有些地方的酒店烂到什么程度大家都知道,特别是公司内部那种公寓之类的,掀开被子就能看见蜷曲的毛发,到处都是蟑螂,不怕大家笑话,衣着光鲜的我们真的经常住在这种破地方,那被褥恨不得都是烂的,所以很多空乘都会抱怨,某些地方只要住一次第二天肯定全身起红疙瘩,再加上休息本来就不规律,一日三餐也吃不好,抵抗力那么差,过敏啊荨麻疹啊痤疮啊经常就会来欺负脆弱的空乘。

  这里我就不得不抨击一下中国航空公司饱受诟病的请假制度了,比如说:本人必须去公司交假条;超过三天需跟人力资源部请假;长期病假每隔几天去公司报道一次;如果是不影响地面工作的病,病假期间每天要去公司学习手册,等等,这还不是最奇葩的,有的公司要求:空乘上报怀孕必须在公司里现场验尿;空乘父母需要随时给领导汇报情况等等。

  这不是一家公司这样,是几乎中国所有航空公司都这样,防自己员工就像防贼一样,为什么会这样?我下文跟大家讲。

  我清楚的记得,有个姑娘摔伤了,尾椎骨折了,家住在离公司车程40分钟的地方,公司要求她每隔两天去公司报道一次,可人家连下床都费劲啊,最可气的是,姑娘还是在飞机上摔伤的。这种故事太多了,每个人基本上只要病一次就要跟公司撕逼一次,因为太伤人心了,这也是为什么每个公司空乘都在骂自己公司的原因之一。

  就算好不容易把假请下来了,还有扣分、扣钱等等之类的处罚,领导也会语重心长的跟你讲:妹妹呀,现在公司里人员紧张,我建议你坚持坚持,下个月你就要放国际了,你一请假,排名靠后又要往后拖了等等之类的说辞。

  那为什么航空公司的管理者特别是基层管理者,小队长啊,分部经理啊之类的,会把请假的乘务员当成贼一样来防着?

  这是有渊源的,我没有去其他公司考察过,但我估计原因都差不多,那就是一直以来,都有人在装病请假。

  航班不好,不想飞,乘务长太严,不想飞,组员里有个13点,不想飞,住的酒店太烂,不想飞,跨极地,不想飞,家里有事,不想飞等等。

  这就导致了,很多管理者对于空乘病假的处理首先就处在了怀疑的态度上,领导会不停的试探试探再试探你,看你是真病还是假病,但说实在的,不少人都有真病和假病的时候,假病的时候沾沾自喜,真病的时候怨天怨地。

  但我也不能全说这些装病的空乘不道德,一个个都是成年人了,谁还没点自己的事儿?我们也不能就飞了睡,睡了飞啊,航班计划排出来了,我确实有自己的事必须要去做怎么办?公司又没有开通什么其他的渠道,除了请病假,一点别的办法都没有,甚至很多公司连航班都不允许申请,比如说我明知道我下个月1号要去办房产证,公司都不会专门为我空下来这一天,那除了请假能咋办?

  说了这么多当然不是为了抱怨,是我一直很奇怪航司管理者的能力,这些问题存在多少年了?最少十几年了吧,你们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想不出来?丢脸不?

  我们都是想让这个行业越来越好,空乘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去飞行,去把自己最真挚的笑容绽放给旅客,可如今呢,心事一大坨,脸上再怎么笑都是假的,还更容易引发各种各样的投诉和安全问题。

  说完了乘务员,我们再聊聊飞行员,当然,谁都知道在中国民航界,凡事都不要跟飞行的比,但看在大家都是空勤的份上,带病飞行这事儿还是可以稍微说一说的。

  几乎没有飞行员带病飞行,这是第一,机长身体不舒服他一定会请假,这是出于飞行安全的考虑,也是必须的。不过机长请病假只是正常一个航班调整,不会对机长本人有任何的后续影响。而有时候个别的飞行学员,刚进公司生病了不好意思请假,或者说不想请假,如果机长发现,机长也有权利令其下飞机,调整他的航班计划,这同样也是出于安全问题的考虑,毕竟驾驶舱地方小,个人空间更小,传染给大家更麻烦。

  但是CCRA121-R4有明确的要求,机组成员在身体状况发生异常变化,可能不符合航空人员体检合格证相应医学标准时,及时报告合格证持有人并咨询航空医师,马会官方三期必四肖,提出能否继续履行职责的意见,不得隐瞒或自行采取医疗措施——就是说空勤人员的病假是有法律要求的,但是在实际情况中,落实的极其不严格,空乘每一次的:“姐,我真的飞不了了。”,换来的永远是领导的:“妹妹,你再坚持坚持。”

  而民航局面对这种情况有没有相关的方案?不能说只是摆了一个投诉监督电话让大家去打,谁敢打这个电话?告诉局方某天某日某个航班,我病了请假领导不允许所以我带病飞行了?这根本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
  真正站在员工权益的角度去思考,而且要知道航空公司管理层面的痛点,从两方面同时入手,才能真正的解决这些问题,一线员工体会不到民航的真情,旅客就永远不可能体会到民航的真情。



上一篇:株洲查获一特大网络赌球案涉案金额高达上千万 下一篇:男子假扮宝马暖男开顺风车 偶遇空姐骗88万